查看: 24659|回复: 141
收起左侧

日本工作了快三年,6月来澳洲定居

[复制链接]

17

主题

1

收听

36

听众

侠客(Lv2)

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积分
653
元气
958 点
魔法
1509 点
发表于 2018-8-26 11:06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账号

x

2015年9月去日本之前在北京呆了八九年,之后在日本工作了快三年,6月来澳洲定居。


关于我 小学篇

   我出生在江西上饶的某个农村,我妈小时候因为穷初中毕业辍学,我爸同样原因高中辍学。这样组合的一个家庭自然富裕不到哪里去,于是我和弟弟都是在家出生的,隔壁的接生婆给接生的。我妈说生我生了两天一夜,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还能活着。以现如今的医学,估计早剖了。

   说是家,其实就是一家四口住在土房子里面的一间屋,和两个伯父一家住在一起,一家一间房,厨房和大厅公用,没有厕所。没有房子原图,找了个小时候拍的类似的,大概如下图,不过没图中的屋子那么结实,全泥土的,没有柱子。那时候特别怕打雷下雨,生怕屋子倒了,每次都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。

    为了生活爸妈都外出打工,所以小时候都跟着爷爷奶奶,所谓的留守儿童。一年见不到一两次爸妈,至今还记得目送他们出去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。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其实挺冷漠的,情感上有很多欠缺,不懂得其乐融融的家庭是什么感觉,不懂爱,特别容易没有安全感,导致我后期恋爱很多都不顺利的,不过现在基本上脱离原生家庭的影响了。

   94年,我小学的时候(我没有上过幼儿园),爸妈可能也舍不得我们,留在家里了。我妈在家做村妇女主任,收入大概五六百的样子。种点田,种点菜,倒是可以糊口。在教育不发达的农村,没有兴趣班,没有补习费。除了上课,就是玩。语文我考60分,都可以拿全班第一的那种。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,时不时还能得几块钱奖励,开心的不得了。仗着老师偏爱,一路班长,强势的管着大家,谁敢不服就敢和谁打架。

  98年,小学五年级,伯父们都搬出了那破房子,我妈咬咬牙,借了几千块,把整个土房子买下来,拆了建了个房子,没有装修,砖头墙,泥土地,就这么坑坑洼洼的住着。(找不到图片。。你们自行想象吧。。)背了一身债,爸妈又只能踏上打工的旅程。我的思想其实觉悟的挺早的,我看着周围都是留守儿童,建的房子空荡荡的,也就过年那几天回来住一下。心里想,将来一定不要过这种生活,家人常年不能团聚,能改变这种情况的唯一途径就是上大学。当然,懵懵懂懂的我并不知道有什么大学,只听过清华北大,躺在屋顶看星星乘凉的夜晚,和长辈们说我一定要考清华北大。

关于我 中学篇

   上初中的时候,爸妈为了还建房的债务,又背上行囊出门了。爷爷每天起早给做菜,带到学校。学校有一段距离,高低不平的泥路,每天骑自行车往返大概一小时。菜基本上都是爷爷自己种的,小时候的纯天然的味道,我倒是吃的很欢喜。特别喜欢吃豆子之类的,青豆,豇豆,豌豆,有一种豆子大概出了我们县就很少能看到了,我们那叫玉石豆,学名大概是白玉豆。

    那个年代都很少买菜的,除了爷爷种的菜,我也经常自力更生。去田里捡田螺,挖泥鳅,池塘沟里摸蚌壳,还会去钓青蛙(我承认为了吃。。不折手段了。。),有一回钓上来一条蛇,扔掉钓蛙棍子撒腿就跑了。。夏天的话还能捕知了烤着当零食,下雨过后可以去池塘岸上扣"皮皮菇",不知道有多少人尝过这种。。每一种菜对我来说都是人家美味。那时候,还没有穷与富的概念,屁颠屁颠的过着欢乐的小日子。偶尔去挖点蚯蚓帮奶奶喂鸡,捞点水田里的浮萍和小蝌蚪喂鸭子,遇到蚂蟥就会在田里跳脚。

   初中我的成绩也算优秀,英语也能考八九十分。做了副班长,当了升旗手,帮老师写黑板报,也和男同学打过架,可能这些奠定了我强势性格的基础。我活在我的霸王小世界里,直到初二暑假,我听说了教育有好坏的区别,突然有了转学去私立学校的想法。我妈初中毕业后,自己学了画画,在外面打工也就是做的画画相关工作,比如外国人喜欢的小雪橇之类的工艺品上面的配图。我爸就给我妈调油漆配色。2000年出头,一个人能挣2000多一个月,在我的概念里,我觉得非常有钱了,足够可以支付我的学费。于是我向爸妈提出了转学的要求,爸妈向在县城里的表舅打听了我说的私立学校,觉得不错就同意了。

    转学后,我就住校了。2001年,14岁的我就从此开始了一个人独立在外生活的日子。到了新学校,我不再是优等生,不再是被老师偏爱的学生。我体验到了学校之间教育的差别,更简单易懂的教学方法,让我吸收的很快,慢慢跟上了他们的脚步。同时,我也感觉到了自己与同学家境的差异。城里的女同学,穿的漂亮,每天喝鲜牛奶。然而这些并没有让我感到自卑,我的想法是,以后如果我要生儿育女,一定要让他们出生在城市里。一年的时间里,我拿到了“两语一数”竞赛的英语全市十三名,并以564的成绩考上了我们县高中的唯一一个尖子班。实际上我们县的高中也不怎么样,但是由于条件所限,我并不能任性的转去市里上学。

关于我 高中篇

    高一的时候没有分文理科,我的文科是相当差的,历史地理之类的只能考三四十分吧。。。我对文科兴趣也不大,所以我就放弃了学文科,心思都放在理科上,等着高二开始分文理科。所以虽然在尖子班,但是我的总成绩确实不咋滴。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影响了我整个人生。

    2003年刚过完春节,高一下学期开学没几天,我接到我爸电话,我妈住院了。起初是在我们县城医院治疗,我天天中午放学去看我妈。治疗了一段时间,始终不见好转,我妈转去了南昌省会医院,被诊断为肾病综合征,再恶化一步就是尿毒症。家里人怕耽误我学习,不准我去南昌陪伴,也不告诉我具体情况,我天天流眼泪。在南昌天天打针吃药,我妈的情况却只有恶化,我爸火了,找了医院负责人逼问情况,说如果不说实话就找记者曝光。医生才说实话,说我妈没救了,要么去上海换肾。那个网络不发达的时代,几十万的换肾费用,怎么承担得起。在上课的我眼泪哗哗哗的往下流,老师见状一直在平复我的心情。我当时想,如果我的肾可以给我妈,我愿意,可是没人允许我这么做。

   我外公有个学生是中医,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,他们接我妈回家吃中药调理。当时医生说我妈的肾并没有完全坏死,还有可能救的回来。就这样吃了半个月左右的中药,我妈的浮肿居然逐渐消下去了。这个时候他们才告诉我,我妈在县城表舅家里。当我去看我妈的时候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那么漂亮的一个人,头发基本掉光了,整个人眼眶下凹,瘦的跟猴子一样,双脚确像气球一样膨胀着,我只能背着我妈擦眼泪。

   我妈告诉我,在南昌的时候,需要别人帮她翻身防止溃烂,身上按一下就一个深深的洞。她整夜整夜不敢睡觉,睁着眼睛到天亮,因为她怕,她怕睡过去了就再也醒不来了,她还舍不得未成年的我和弟弟。在中医的调理下,我妈的尿检蛋白一次次在好转,慢慢的可以拄着拐杖扶着墙缓慢移动。

    高二的时候分了文理科,我的理科成绩并不差。家庭的变故使得我面临辍学,班主任知道我家情况后,发动同学们给我捐款,同时向学校申请,减免学费,我才能勉强继续上学。在我妈好转到能自己照顾自己的情况下,我爸外出打工。而我妈因为自己生病觉得拖累了大家,大夏天的穿着大棉袄戴着帽子(肾病怕冷)奔跑在红十字会和政府部门之间,请求援助。终于拉来了2000元一年的赞助,让我可以继续上高三。调养了两年,我妈除了要定期复诊,天天吃药外,身体已经好转了很多。但是依然不能劳累,我妈没事就在家练练书法,画画。

   高考,我的运气并不好。坐在我后面的考生,是我初三时候的校友,不停的拿笔戳我后背,让我给她抄袭。碍于情面,我不好意思举报她。但这却严重的影响了我的发挥,去情绪急躁,很多题目没有完成。成绩出来很不理想,只能去很差的二本。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,考虑再三,我跟爸妈提出了要复读。我爸并不同意,我妈支持我而力不足。我哭着给我爸打电话,不复读我就离家出走。经过几天考虑,我爸勉强同意了。

   补习班的老师知道我家情况,对我减免学费。之前的班主任对我也很好,时不时让我去她家吃饭,我妈依旧奔走在求助的路上,因此也认识了不少人,红十字会、记者之类的,这对我妈之后的事业奠定了不少基础。


   再次考高,我的成绩在我们县来说很不错了,超出了一本线。很多人都说复读并不一定就会考的更好,甚至更差。我以211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封住了所有人的嘴,包括那些说女孩子读书没用的亲戚,还有那些对我家冷嘲热讽的邻居。我妈一个病人在家,听了不少闲言碎语,觉得我家那么穷就不该让我上学,该早早出去打工。当我成了我们村有史以来第一个大学生的时候,没有人再说一句闲话,曾经绕道而走的人投来了艳羡的目光。那时候,我懂得了社会的人情冷暖,人类的趋炎附势。

关于我 大学篇

    上大学之前,我没出过我们县,连火车都没坐过。幸运的是,赞助我上补习班的人,会继续赞助我四年大学,每年2000元。到学校报到,先去办理了助学贷款手续,然后找到宿舍开始安顿,同学的父母看我是一个人,都觉得我好厉害。。。一个宿舍四张上下铺,住了三个学姐,我们班五个人。8人宿舍,住宿费相对来说,也很便宜了,一年600多。

    我的专业是软件工程,为啥报这个专业呢?因为完全不懂。。。就是觉得新奇,没听过,并不知道是要干啥的。其实这个专业并不好学,尤其对于女生。我们宿舍有两个女生分别转去了材料和珠宝学院。

    大一的时候我就找了家教的兼职,两小时75块,当时觉得好多啊。。人生第一笔自己挣的钱,非常的激动。每个大学针对贫困生都有助学金,第一年我并没有拿到。我当时想,可能有比我更需要的人。然而,我发现事实并不是那样,很多家庭并不缺钱,学费也一样贷款,助学金也一样申请。我就很愤怒,编写了一个几百字的短信(那时候用的小灵通)发给辅导员,说明了家庭情况,还说要告诉校长。。。结果是大二我就顺利的申请到了助学金,还有勤工俭学。

   整个大学,我基本没怎么向家里要钱的。有时候钱不够了,我就跟我宿舍的家庭较好的一个同学借来周转,等我勤工俭学发钱了再还她。如此反复,因此我也一直很感激她(我闺蜜)。

    我是个资深宅女,唯一的活动就是看动漫。大二的时候跟着宿友们看了一次柯南,我就拼命爱上了日本动漫。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没日没夜的看。到如今,可以用成千上万部来形容,我也是由此萌生出去日本的想法的。其他的聚会,不管是吃饭,K歌,集体出游,我从来不参加,因为我没钱,可能也给了很多人我孤僻的感觉。

    我不像其他同学一样可以买买买自己喜欢的衣服,我永远只有两套换洗的衣服,我也不知道护肤为何物。就这样土里土气的直到大三快结束的时候,有一天我照镜子,发现我眼角长满了皱纹。闺蜜对我说,你该适当保养一下你的皮肤了,我才去买了几十块的护肤品,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已经很奢侈了。。我们学校的伙食费差不多是北京最便宜的,我吃的也少,2.5元就可以解决一顿。

    我的大学总成绩其实不怎么样。。。虽然专业课我都考的不错,但是类似马哲这类的文科我永远是能保证不挂科就不错了。写论文的时候我挺苦恼的,因为我对编程一窍不通,我擅长的是应试教育,考前背背题,过后也就忘的差不多了。让我写代码,说出个所以然真是难为我了。

    大四下学期 (2010年3月底)的时候,我幸运的找到一家实习单位。为啥说幸运呢?参加过北京就职的都应该知道,竞争很激烈,笔试技术提一堆一堆,不擅长编程的我自然很难找到合适的。我要去的公司是做手机游戏的,面试我的领导和我是老乡,隔壁县城的,没怎么为难我,还和技术总监打过招呼了,我就这样被录用了。学校到公司并不远,公交不堵车也就10几分钟。我还把在公司做的小游戏,和需求文档整理成论文,顺利的完成了答辩。

    实习工资每月1500元,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。因为助学贷款的金额是不够的,贷款总额是24,000元,学费是5500一年,加上每年的住宿费650(不够的费用学校都是毕业前结账),然后还有之前找工作和生活费不够借用的钱,这份工资就像及时雨一样解救了我。

关于我 原生家庭篇

我的原生家庭,我觉得是个很畸形的关系。我从小就外出独立了,和家人关系自然不亲密。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仅限小学那段时间,然后就是上学期间的寒暑假,工作后也才一年回去一次呆几天。在这有限的时间里,听得最多的便是父母的吵架,乱七八糟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能吵的天翻地覆,我很反感。在我的内心深处,非常渴望家庭的温暖,但我从来没有得到过。之所以要先说说我的原生家庭,是因为从我工作后发生的种种事情,基本上耗尽了我对他们所有的感情,剩下的只有责任和义务。

我妈,一个聪明漂亮自强努力上进的的女人;我爸一个好吃懒作脾气暴躁的大男子主义者;结合在一起就是一个悲剧。前文有提到我妈初中毕业后自己在家学画画,我爸偶然看到我妈开始追求我妈。80年代,我爸是个小学老师,连哄带骗跟我妈说,结婚后不要我妈干任何事,出钱给我妈学画画。我外公外婆并不同意他们在一起,但是我妈还是跟着我爸走了。结婚的时候,我妈啥也没有,还欠了钱。后来有了我,我爸现出原形,可我妈舍不得我,选择了继续在一起过日子。而我爸,因为脾气暴躁和校长吵架,翻了桌子不干老师了。我奶奶有六个儿子,我妈坐月子也从来没管过我妈。怀我弟弟的时候,还有女人找上门,说怀了我爸的孩子,不仅如此,我爸还踢怀有身孕的我妈的肚子。我妈生了我弟,背上背着我,怀里抱着我弟,洗衣做饭包揽所有家务。

从小到大,我听得最多的便是我妈对我爸的抱怨,因为有这样一个丈夫,她成了一个怨妇。她总说是为了我和弟弟没有离婚,可她不知道我内心多希望他们快点离婚,在充满负能量的家庭里长大并不幸福。我依稀记得,上小学的一个深冬夜晚,他们吵架,我妈要离家出走,我光着脚丫,从床上跳下来抱着我妈的腿哭着不放开。

我妈觉得自己吃了很多苦,所以不希望我和弟弟受苦,从小就什么事情都不让我和弟弟干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这其实对我们并没有益处。我们不能正确的认识到,社会是什么样子的,我弟弟越长越像我爸,好吃懒做,头脑简单。而我在潜意思里,可能意识到这样是不对的,一步一步在矫正自己。但是在情感方面,我磕磕碰碰经历了许多,不断的反思学习,才做成了现在的自己。原本我也是一个易怒,喜欢指责抱怨对方的性格,还特别渴望被呵护,可能因为从小没有父爱吧。

我们家并不重男轻女,小时候反倒是弟弟挨骂比较多,因为他学习不好。我基本上是没人管的状态,即使我和弟弟打架,挨打的也是他。但是我弟弟能力较弱,头脑简单,导致后面很多事情都是我在承担。我们一家四口,除了有事,大概可以一直可以互相不联系,有时候我反而很害怕联系。因为我妈找我要么是抱怨我爸,要么是需要钱了,我跟我妈有时候我都分不清到底谁是妈谁是女儿,她唯一能依靠的是我,所有的事情都找我解决;我弟弟则是闯祸了需要我擦屁股;我爸大概除了骂我和缺钱了也不会找我。我一个人独自在外打拼,没有任何人问一句,我在外面过的怎么样,多少个独自流泪的夜晚。

我很感激父母的生养之恩,所以我上大学毕业之前从来没有责怪过父母,更没有因为家庭条件不好自卑。我心里所想的是快点毕业,好帮助家里。尤其是在我妈生病之后,我妈过的那么辛苦,自己不能挣钱,要忍受我爸的计较和辱骂。本身我爸挣钱能力就很差,有时候可能都不够养活他自己。我妈生病之前,他跟着我妈到处打工,我妈聪明努力脾气好,这样一起收入还不错。我爸一个人出去打工,走到哪里都能和别人吵架,三天打渔两天晒网,往往花了钱出去没几天就跑回家了。眼高手低,总嫌弃这活累那钱少,常年不怎么有收入。好在我妈四处奔跑,有低保吃药,农村医疗也能报销一部分。挣不到钱,自然会计较我妈钱花哪去了,天天算账。我妈那么高傲的一个人,经历了那么多,变得虚荣一点,想要享受一些,也无可厚非,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都尽量满足。可我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一个能力有限的人。

即使生长在这样一个家庭,我的内心也没有阴暗。从小我就爱笑,每一张照片上都是我的笑脸,人人都夸我笑得好看。除了情感上的淡漠,我的性格还算是比较乐观开朗的。也许这印证了爱笑的女人运气不会差,我也一直很幸运,走到哪里帮助我的人都很多。

关于我 国内工作篇(上)

2010年7月毕业后,我直接留在了实习单位,转正工资3500一个月,当时觉得简直是巨款了。毕业后需要租房,北京都是押一付三。因为我晕车,又为了方便下班做饭,我找了单位附近的隔间房子,1100一个月,也就几平米,好在有个小飘窗,我放在飘窗上做饭。一下子要交几千块,我拿不出来,只有找同学借。另外还有到发工资的生活费,以及买电磁炉锅碗瓢盆的钱都是借的,一共五六千吧。至此,我也算是正式开始了真正一个人的生活。



     (鬼画符了一下当时房间的格局,窄小的单人床,凳子挨着床,衣柜挨着单人桌,窗台前勉强可以转身,电磁炉放窗台上做饭)



刚进公司都会有人带,才明白编程,调试是怎么一回事。当时做的是c++/c语言开发的BREW平台的手机游戏,实际上成熟的公司都有自己的模块,只要会用就差不多了。闲暇之余,我混迹了IT的CSDN的圈子,认识了不少人,而且关系都不错。有些见过,有些没见过。周围很多人开始跟我讲,我过的日子不像女孩子,需要对自己好一点,我也只是一笑而过。

年底回家,等待我的并不是阖家欢乐的团员。刚踏入家门,我爸开始跟我算账,按他的算法我一天三餐应该多少钱,3500一个月,我一共应该有多少钱回家。第一天我没吱声,第二天继续责问我,是不是在外乱花钱了,为啥只有5000(包括年终奖)块钱左右。我的委屈顿时爆发了,我没跟家里要过一分钱,借的几千块自己还,买锅碗瓢盆自己学做饭,每天带便当,没有新衣服,没有护肤品,换来的是这样的责难。我忍不住,眼里闪着泪花,大吵了一架,他说我不孝顺,怎么可以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,让我滚出家门。我提着箱子就走,我妈和我弟拉着我,不让我走。从此,我跟我爸的隔阂就再也解不开了。

2011年6月份,我爷爷肝癌晚期,我没有路费回家,又找同学借钱。到家第二天我爷爷就走了。看着爷爷痛苦呻吟,瘦骨嶙峋的样子,我的心如刀割般难受。爷爷走的时候,我第一次亲眼看见人就这么没了,觉得人生真的要对自己好一点,这可能也是我后期改变自己的第一步。处理爷爷丧事期间,我没有叫过一声我爸,我怎么都喊不出口,这个时间大概持续了两年。在此期间,我爸就不停的骂我妈,说我妈没把我教好,父亲都不叫。

7月底的样子,CSDN的一个朋友说她公司(一家法国公司)招做iOS的,在宁波,问我去不去,她觉得我需要换一个环境生活(因为恋情上的创伤),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苹果是什么,iOS是什么,正好也觉得我对游戏兴趣并不大,就决定试试。老板是法国人,面试很简单,就是skype交谈了几句,问我有没有兴趣学习,以前薪资多少,最后给我5000一个月。8月初我就开始了宁波的生活。房子不用我自己找,朋友住的地方正好有一间空房,600一个月。从北京去宁波安顿的钱怎么来的呢?找另外一个CSDN的从未谋面的朋友借的,借了2000。我真的很幸运,有如此多的人愿意帮助我。

到了新公司,第一次见到高大上的iMAC,觉得很不可思议。。同时也担心自己跟不上会失业。事实上,自己摸索了大概一个礼拜,我就开始跟着做项目了,此时我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来。国庆的时候,我的经济才稍微缓过来了点,把借的钱都还清了,但就在我刚发了工资的时候,我被骗了1000块。朋友的QQ被盗用,跟我借钱,我毫不犹豫就借了出去。。这个只能怪自己太没经验了。

没过多久,我妈给我打电话,隔壁邻居爷爷得了癌症,因为这家人在我妈生病期间一直对我妈很好,比我亲奶奶好很多,所以我妈想帮忙,找我拿钱。虽然钱不多吧,可是我真的再一次哭了。我平时除了自己必须的钱每个月钱都打回家了,我孤身一人,到一个新的城市,没有人过问一句,我缺钱的时候该找谁呢?我和我妈摊牌了,我说我以后每个月固定打1000回家,因为我还有24,000的助学贷款等着我还,这样下去我永远还不起。我妈答应了。11年底回家的时候,我听到我堂哥跟我爸的谈话,我堂哥问我爸我给家里钱吗,我爸的回答再一次让我心寒,他说有跟没有一样,每个月就打那么1000。而我妈,因为我心疼她身体不好,给她买个洗衣机,预算1800,她却拖了个2500的回家,这仅仅是她超能力消费的开端。

评分

2

查看全部评分

787

主题

0

收听

40

听众

法帝(Lv4)

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

积分
27187
元气
50390 点
魔法
15317 点
发表于 2018-8-26 11:09:2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加油,我的高中同学女生,也是江西的,大学毕业北京打拼,现在38岁,北京三套房子,三亚一套,车子也有啊!很拼的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头像被屏蔽

11

主题

0

收听

2

听众

禁止访问

积分
393
元气
725 点
魔法
274 点
发表于 2018-8-26 11:30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火前留名。虽无相同的经历,但估计和楼主有个相似的心路历程。唯一可能比楼主幸运的是在学业上硬是挡住了家庭中的各种拖后腿,加上是个男的,态度上更强硬的一路走了过来。
回复 1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3

主题

0

收听

1

听众

市民(Lv1)

Rank: 11Rank: 11Rank: 11Rank: 11Rank: 11

积分
178
元气
318 点
魔法
176 点
发表于 2018-8-26 11:39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liyunfeng 发表于 2018-8-26 11:30
火前留名。虽无相同的经历,但估计和楼主有个相似的心路历程。唯一可能比楼主幸运的是在学业上硬是挡住了家 ...

拖了后腿还得说你是把他们气了,你得赔礼道歉割地赔款。因为他是为你好。
我当初要出国也是抱着阿南惟几那种’玉碎‘的觉悟打了无数次架才出来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39

主题

1

收听

8

听众

法师(Lv3)

Rank: 13Rank: 13Rank: 13Rank: 13

积分
5396
元气
10241 点
魔法
2358 点

小春赞助奖Ⅰ

发表于 2018-8-26 11:40:4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挺好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0

收听

1

听众

等待验证

Rank: 2Rank: 2

积分
329
元气
542 点
魔法
527 点
发表于 2018-8-26 11:51:3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人生 多一点磨砺 不是坏事 加油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9

主题

0

收听

2

听众

侠客(Lv2)

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积分
649
元气
1117 点
魔法
895 点
发表于 2018-8-26 11:53:2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现在多大了,应该成家了吧,所以不要再想以前的事情了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

主题

1

收听

17

听众

侠客(Lv2)

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积分
669
元气
1292 点
魔法
191 点
发表于 2018-8-26 11:54:3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首页留影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头像被屏蔽

11

主题

0

收听

2

听众

禁止访问

积分
393
元气
725 点
魔法
274 点
发表于 2018-8-26 12:02:1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是你的充电宝 发表于 2018-8-26 11:53
楼主现在多大了,应该成家了吧,所以不要再想以前的事情了……

对,好好教育好下一代就行了。家庭贫穷不可怕,怕的是那种愚昧的奴化子女教育
回复 1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19

主题

0

收听

2

听众

侠客(Lv2)

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积分
649
元气
1117 点
魔法
895 点
发表于 2018-8-26 12:07:4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liyunfeng 发表于 2018-8-26 12:02
对,好好教育好下一代就行了。家庭贫穷不可怕,怕的是那种愚昧的奴化子女教育 ...

那个年代的农村父母,尤其是很穷的家庭,父母都是这样啊,要不这样,也不会穷到这样,子女不要考虑那么多了,出身自己选择不了,想开点,努力吧,人生是自己的
回复 1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账号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春网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大阪本社 (广告)
  • 邮箱:support@xchun.com
  • 电话:06-6556-9955
  • 传真:06-6556-9956
  • 地址:大阪市浪速区難波中1-9-6
  • 宮守ビル2F
  • 東京事務所(営業部)
  • 邮箱:media@xchun.com
  • 电话:03-6380-5808
  • 传真:03-6380-5809
  • 地址:東京都新宿区新宿1-10-5
  • 岡田ビル7階
常务客服微信
微信订阅号
手机客户端
© 2004-2016 小春株式会社     法律顾问 高桥史记 顾问 陈亮     鲁ICP备16016183号-1 ,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250号 , 耗时 0.070242 秒, 14 queries , Redis On.
扫一扫,查看更方便!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