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538|回复: 5
收起左侧

[其它] 写给前任

[复制链接]

38

主题

2

收听

30

听众

侠客(Lv2)

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积分
975
元气
1561 点
魔法
1906 点
发表于 2019-6-20 22:45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账号

x

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 大概世界上所有的相遇都要像世俗里的人,柴米油盐,路人甲乙。

          如果能够回到游戏最初的原点,我们本是千万玩家中偶然匹配到同一架飞机上,又偶然让我们成了队友而相识。

          如果能回到游戏最初的原点,我们都还是陌生人。

          如果能回到游戏的原点,狙击手和步枪手也还是初见时的英姿飒爽,风流倜傥。可如今狙击手和步枪手已经不再了。

          在枫树林野餐点,放着胜利的烟花,吃着炸鸡,那是医疗兵心中最美的时刻。那时候她一直祈祷她和突击手这一辈子退隐江湖,定居Z城,幸福一辈子。即使曾经因为选择降落地点,作战方式等,跟突击手爆发过无数次的争吵,医疗兵都没想过要分手。

          生活总是这样的。医疗兵对自己说。有时候忍下去,总会好的。她以为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。可在和平后的第四年刚开始,突击手不打算忍了。他看起来决心下的很大,想要分手。分手过程很简单,不过四句“我们分手吧。”突击手平静说。医疗兵问“为什么?”“我已经不喜欢你了,抱歉”“那祝你幸福。”医疗兵难过地道,却流不出一滴眼泪。她曾经看过自己的队友步枪手和敌人正面刚枪,身上被打到全是窟窿。她还看着狙击手为了声东击西,被敌军一枪爆头,当场毙命。她曾经抱着队友的尸体那么脆弱,那么单薄。可一路上冲锋陷阵,枪林弹雨。她早就练就了一身枪法,以一当十。

          原来对我已经厌恶到这种程度了。医疗兵想,恋人一场,自己还是该知趣些,于是成全了他,道了再见,其实医疗兵和突击手都明白,他们今生再也不会相见。当然,她并不是没想过挽留,但是大概爱情对医疗兵来讲,很简单,互相喜欢就足够,没有了这个前提,她连挽留的资格都没有了。因为突击手说他已经不喜欢她了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 医疗兵离开的那天,绝地海岛的天很蓝,风很清,云很白。即使过去这么多年,绝地海岛的天空依然干净的没有一丝阴霾。医疗兵却突然对前途感到了踌躇。她曾以为跟突击手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就是自己故事的终点,她从来都是朝着这个终点前进的。可现在这个终点没有了,方向也没有了。她不知道,没有突击手的绝地海岛,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。既然如此,那不如往回走吧。熟悉的过去,没有新鲜,没有冒险,可活在还有突击手的回忆里,才是最安全的。医疗兵作出了决定,便不再犹豫。她调转步伐,从车库里倒出存放已久的红色老爷车,加满了油。老爷车安慰她说,“没事的,你还有我,我陪你环游绝地海岛。”它们开离了Z城,越过大山,朝着自己一路来的方向,开了回去。

          前方是当初最后一个毒圈的丛林,这么多年过去了,毒圈早已消散。森林里还有敌方最后两个队伍的老熟人。那光头的四人队,伏地魔的少女。光头队的头领曾经在世界上开了全麦喊架“把枪放下,放你们一条生路!”少女听了白眼,也开全麦怼了他一句“白痴”。如今大家再见面,不再是杀红了眼的样子,不再是以往那股斗狠你死我活的模样;都对医疗兵客客气气,没有谁一上来就喊打喊杀。
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如今,嫉恨消失了,只余下几分怀念的味道。于是他们便宛如故乡的老友一般友善,笑眯眯地问候着:回来了啊?

            医疗兵沉默地点头。老实说,她还不太习惯跟这些死对头们和平共处的气氛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可对方也不会在意她的窘迫,只是转回头,继续三三两两地聚着,在阳光下下棋,喝茶,聊天,淡然度过这一天剩下的时间。大概这才是他们本来的模样。医疗兵从他们身旁路过时暗想着。

           即使是记忆中的世界,也不再是自己以为的那样。

           医疗兵有些迷茫。

           大家都抵达了各自的终点,反而是自己被落下了。恍惚间一不留神,脚上踢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医疗兵低头一看,自己踢到的是一把AWM,这把带着皮肤AWM她认得,是狙击手的。它也跟医疗兵记忆中的模样不一样了,它只是在地上慵懒地趴着,马格兰子弹散落四处,不像最初大家为了得到这把“宝刀屠龙”鲜血浸染了整个P城。如今连它都再无人问津。医疗兵很吃惊:怎么连你也被遗弃了?AWM懒洋洋地将直起了枪杆,回答:嗨呀,我本来就不喜欢打战的。看到医疗兵困惑的表情,AWM笑了:因为以前大家都说我是伤害最高最厉害的武器,我才这样做的。然后它又接着说:可是厉害归厉害,我就是不喜欢啊。其实它一直渴望和平,只想当一支“毫无用处”的猎枪,躺在草丛中晒太阳快活罢了。说真的,医疗兵有点羡慕它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因为她都快记不清,除了与突击兵在一起,自己还真正期盼过什么样的日子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继续开着,前方是医院,医疗兵记得,在医院二楼,突击手击倒了曾经多次跟他们擦肩而过的独狼,他摩托车骑得飞快,又擅长走位。好几次他们都对着他人体描边扫射,却不能捕获他。他也从不给他们好脸色看,找到掩体便回头与他们四人打游击战。医疗兵以前更是也不敢惹他。但这次再看到他,他已经奄奄一息,身上的枪伤愈合的很多,但是被狙击手打在靠近心脏的那一枪,看起来虽然被他处理过了,但是手法并不专业,医疗品也不够。伤口已经有些腐烂,散发着恶心的臭味。于是医疗兵迅速取出肾上腺素给独狼打上,费了些劲,把他身上的伤口清理了,打上绷带。看得独狼终于苏醒,医疗兵心头有股说不出的开心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哦。她突然想起来了。在遇到突击手之前,自己的梦想,是当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。可后来成天忙着赶路,消灭敌军,收集武器医疗包,拯救队友,渐渐就把这个梦想给忘了。几天过去,独狼又恢复了以前那股神气活现的骄傲,但在医疗兵转身要走时,却垂下头,低沉的声音道了一句谢谢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 医疗兵笑着说不用客气,结果意外地发现这个钢铁一般的男人,脸似乎有些红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 她有些发愣,而他把脸转到一边,不再理她。医疗兵讪讪地告了别,上了老爷车离开了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 等走出一会,她却鬼使神差地看了一下倒车镜,居然发现他还愣愣地盯着自己的背影,眼神里有几分舍不得。医疗兵仿佛明白了什么。他以前多次与他们交战,却不曾伤害到她一丝一毫,以他敏捷的身手枪法和作战方式。不可能最后栽在他们的手里。他是不是其实是有一点点喜欢自己?

             可惜那时的医疗兵,心中装的全是突击手,只顾一门心思往前冲,从来没有回头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医疗兵带着抱歉的心意继续往前走,沿途仍然是那些熟悉的风景,比如学校的宿舍,G港的海洋,还有荒凉的废墟。她吃惊地发现,原来军事基地的高架是那么高,防空洞的隧道是那么黑,海水是那么冰的。为什么自己年少时,却从来没有害怕或迟疑过呢。医疗兵思考了很久,最后从行囊的最底层掏出那件陈旧的三级甲。那是她当年踏上旅程不久后,拼死在空投里抢下的。她不会忘记,在决定将三级甲当做礼物送给突击手的那一瞬间,平凡的少女突然就有了干劲和勇气,拳头变硬,金光护体,可以不管不顾地往前奔跑,仿佛子弹也打不倒她,什么都难不住她。因为那时的自己,即使跋涉千山万水,越过枪林弹雨,也只是单纯地想看到对方拿到三级甲时露出的幸福笑容而已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将三级甲抛进军事基地的大海的时候,医疗兵哭了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那曾是她最坚固的盔甲,最锋利的武器,是一段恋情最美好的初始。

           可如今,她也必须跟它说再见了。

           三级甲在海面摇摇晃晃漂浮了一会儿,沉了下去。医疗兵在海岸徘徊一阵,也跟着潜进了水里。

           绝地海岛的海水冷的刺骨,可医疗兵游啊游,拼命的游,就是不肯上岸。眼泪融在海里,就谁都看不见。可彼岸总归是要到的。医疗兵爬上岸站在悬崖边,面对那片空空如也的大海,只有海浪的声音,一波接一波,乏味又寂寞。她头也不回地继续走了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回溯这一路,她已经明白,其实没有什么是永远不变的,无论传说,还是记忆。

           终于,她回到了最初旅途开始的地方,他们四人曾经最初打开降落伞,落在P城附近的那栋破旧的教堂顶上,他们最初3个少年,一个少女,意气风发第一次Say Hi 的地方。对了,那时候她也是光头的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这一路走回来,头发长了,爱恋磨光了,物资花光了,当初获得胜利退隐后因为炸鸡吃多而赘在腰间的大肚腩,也在风吹日晒中耗没了。她又变回那个瘦弱平凡的医疗兵。在这里,她的生活里没有恋人,没有满身齐全的武器装备,没有对手,同时也没有那么多的纷纷扰扰,纠缠不清。

           这是离开突击手之后,她终于留下了眼泪;然后展颜笑了,眉眼像月牙依旧那么单纯。是的,她什么都没有,可为什么要为此感到难过呢?最初那个无忧无虑的自己,不也是这样的吗?

            突击手说的对,他们回不去了,可她回来了。同去时一般,穿越万水千山,回到起点,释然了所有不甘和不舍,带着许多珍贵的经历和回忆回来了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 还有未来中隐藏的无数可能性,以及一颗自由自在,依然相信爱情的心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“永别了,我曾经的爱~”她跪在地上把身上的全部装备埋进了土里,连同她剃下的长发。

           一起长眠~

*(此文最初写于2017年4月东京池袋,当时刚分手不久,为祭奠我为时三年的初恋而写。
    谢谢他曾经那么爱我,也谢谢他离开得那么决绝。
    分手已经两年了,我偶尔会想起他,但真心希望他一生安好,他至始至终都是个善良的人~
    2019年的如今,很多事情都变了,我也不再是那时候的我。
   再整理电脑旧文,看到这篇被遗弃的,便想起结合刺激战场的游戏情结重写,便有了它,有始有终~祝幸福)*
    WechatIMG674.jpeg
books

2

主题

0

收听

0

听众

等待验证

Rank: 1

积分
73
元气
125 点
魔法
102 点
发表于 2019-6-22 00:13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到原来起点,需要多么坚强勇气,又要藏住埋伏在胸口那曾经有过的躁动,不会没有,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收听

0

听众

等待验证

Rank: 1

积分
73
元气
125 点
魔法
102 点
发表于 2019-6-22 00:21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那为何还要祝福突击手一生好运?
又使得那已放手的,还是放不下,还想整理那纠缠,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收听

0

听众

等待验证

Rank: 1

积分
73
元气
125 点
魔法
102 点
发表于 2019-6-22 00:21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那为何还要祝福突击手一生好运?
又使得那已放手的,还是放不下,还想整理那纠缠,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8

主题

2

收听

30

听众

侠客(Lv2)

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积分
975
元气
1561 点
魔法
1906 点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6-22 22:03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li忠朕 发表于 2019-6-22 00:21
那为何还要祝福突击手一生好运?
又使得那已放手的,还是放不下,还想整理那纠缠, ...

最初写的时候应该是没放下吧
再改的时候 已经心如止水
感情这种事情很难说的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的
毕竟是爱情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
books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2

收听

2

听众

市民(Lv1)

Rank: 11Rank: 11Rank: 11Rank: 11Rank: 11

积分
160
元气
167 点
魔法
753 点
发表于 2019-7-9 13:05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谈恋爱的过程可能就像是一场梦,失恋了,梦就醒了。
在梦里的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有些在梦醒的时候就已经忘记了。
而另一些,被藏在了某个无意识的角落,过了好多年以后的某一天,可能会发现,某个场景好像在梦里见过。

所以美好的爱情或许就应该是一场醒不过来的梦吧。
宁欺白须公,莫欺少年穷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账号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春网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大阪本社 (广告)
  • 邮箱:support@xchun.com
  • 电话:06-6556-9955
  • 传真:06-6556-9956
  • 地址:大阪市浪速区難波中1-9-6
  • 宮守ビル2F
  • 東京事務所(営業部)
  • 邮箱:media@xchun.com
  • 电话:03-6380-5808
  • 传真:03-6380-5809
  • 地址:東京都新宿区新宿1-10-5
  • 岡田ビル7階
常务客服微信
微信订阅号
手机客户端
© 2004-2016 小春株式会社     法律顾问 高桥史记 顾问 陈亮    
特定商取引法及び古物営業法に基づく表記     鲁ICP备16016183号-1 ,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250号 , 耗时 0.045624 秒, 15 queries , Redis On.
扫一扫,查看更方便!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